图片 1

我国芯片产业起步较晚,将在第一时间申请专车平台牌照

小小芯片不仅可以带动万亿元的产业规模,而且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工业安全。我国的芯片产业在最近十年里发展迅猛,但产品依然90%依赖进口,每年进口额超过石油的事实让人忧心。在信息业日新月异的今天,这一战略性产业背负怎样的沉重包袱?该如何在竞争激烈的世界格局中“突出重围”,实现弯道超越?
小小芯片连着万亿产业
芯片被形象地比喻为国家的“工业粮食”,是信息产业的核心,是所有整机设备的“心脏”。国家集成电路人才培养基地有关人员说,据了解测算,芯片1元的产值可带动相关电子信息产业10元产值,带来100元的GDP,2013年全球半导体市场总收入预计3110亿美元。
在如此丰厚的市场规模诱惑下,欧美等发达国家纷纷将芯片产业列入国家战略产业。世界领先的半导体公司和代工厂大笔投入资金研发新技术、扩充产能,抢占产业先机。2012年,韩国三星投资额达到142亿美元,美国英特尔达到125亿美元。
与之相比,我国芯片产业起步较晚。直到2000年,芯片产业的从业人员只有2000余人,所生产的芯片只占全球市场的3%。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从业人员数已经将近3万人,生产份额占到全球芯片市场的10%左右。
同时,我国也涌现出一批领军企业,比如中芯国际、华虹、宏力、海思,展讯等,与国际领先水平的差距正逐渐缩小。邹雪城认为,我国芯片产业的基础较好,规模、技术、人才等方面都具有发展潜力。
当前,以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高端装备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快速发展,成为继计算机、网络通信、消费电子之后,推动芯片产业发展的新动力。邹雪城预测,到2015年,中国芯片市场规模将超过1万亿元,本土芯片企业在未来将“大有作为”。
产业发展背负多重束缚
我国芯片产业起步较晚,许多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关键设备、原材料等长期依赖进口。据统计,国内芯片制造企业几乎都是代工厂,由于缺乏自主创新,占领的大多是中低端市场。再加上芯片的更新换代十分快,有些产品在尚未量产前就已被淘汰。我国芯片外汇每年消耗超过1500亿美元,已超过石油成为第一大进口产品。
“从技术上看,虽然我们能制造出一批技术一流的芯片,但这些产品在规模化生产方面存在着很多问题,往往是技术含量高,实际应用率低。”业内人士称,企业不以市场为导向、盲目跟风让中国芯片走了十几年的“弯路”。
资金短缺也是牵绊我国芯片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我国芯片产业多以中小型企业为主,500多家设计企业总规模之和不及美国高通公司收入的一半。
由于芯片研发设计技术含量高,产品种类多,相关人才也非常紧缺。具有自主研发能力,掌握顶尖技术的芯片设计研发人才更是受到全球企业的青睐,人才流失国外的现象日益严重。
“弯道超车”需多管齐下
中国芯片如何在竞争白热化的世界格局中“突出重围”?业内人士建议,应瞄准芯片产业发展中的新兴领域,通过集聚企业资源,投入资金支持,引进高端人才,实现弯道超越,摆脱依赖进口的困局。
工信部去年2月份颁布的《集成电路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培育5—10家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的骨干设计企业,研发出一批关键技术和重大产品,强化长三角、京津环渤海和泛珠三角的三大集聚区,形成以重庆、成都、西安、武汉为侧翼的产业布局。
在政策指引下,各地积极采取行动,将芯片产业提升至战略新兴产业予以扶持。仅武汉去年就投入13亿美元到新芯项目,65纳米及45纳米闪存已全面量产,5年内月产能将达到10万片。上个月,一期投资70亿美元的三星闪存芯片项目落户西安。

2015年以来出租车、专车行业消息不断,专车虽然自出现以来就备受争议,但是专车合法化也是其发展的必然趋势。
虽然专车在解决“打的难”和保障公众出行方面成效显著,但地方监管部门屡屡以“不合法”之名进行打压。虽然争议不断,但专车合法化在世界各地早已成为潮流。
专车合法化大幕拉开,恐怕也是新一轮抢位战的开始。滴滴快的方面正式拿到上海市交通委颁发的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许可,这也是国内由政府颁发的首个专车平台的资质许可。《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前夕,滴滴快的获得政府认可,国家对专车平台合法化“开闸”意味明显,然而,专车合法化只是开始,平台私家车挂靠等一系列问题都在等待专车平台化解,这依然是行业发展过程中的最大变数。
合法专车“开闸”
上海成为首个承认专车合法运营的市场。记者了解到,上海市交通委方面对专车平台提出的要求包括,具备企业相关资格和所在地的服务能力,并持有互联网业务资质和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平台数据库要接入监管平台、注册服务器设置在中国内地境内等。平台车辆需要通过平台审查后获取营运证,司机需要通过平台审查后获取从业资格上岗证。
滴滴快的方面透露,平台将尽快为符合条件的车辆和司机颁发相应资质,在保险责任、司机准入标准及培训、服务等多方面的工作也在逐渐完善。据悉,在保险方面,滴滴快的将统一购买营运性的交通事故强制责任险和第三方承运人责任险,承运人责任险和乘客意外伤害险,每车最多能提供600万元保额。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认为,要通过创新实现约租车与巡游出租车的错位竞争,满足不同群体的使用需求,“这次颁发给滴滴快的的经营资格证书是专车牌照,不涉及快车和顺风车等”。
在滴滴快的CEO程维看来,监管层面的认可迎合了当前从拥有经济向分享经济转变的趋势,“未来滴滴将进一步探索渐进式改革,影响、改造传统出租车行业”。更多最新专车市场分析信息请查阅中国报告大厅发布的《2015-2020年中国专车行业市场深度分析及投资战略研究报告》。
私家车“洗白”?
伴随滴滴快的在上海合法运营,旗下从事专车服务的私家车也迎来“洗白”良机。据了解,在此次上海专车试点管理方案中,上海市交通委并未对参与专车运营的车辆性质进行特别规定,孙建平也并未明确表示平台是否可以接入私家车。这意味着此前传言即将公布的国家性《办法》对私家车挂靠专车平台,须将车辆的性质从“非营运车辆”改登记为“营运车辆”的规定将不在上海适用。值得注意的是,私家车一旦改为营运车辆后,使用年限恐受限、到期须报废等问题,在上海试点中也将不复存在。不过,上海作为首个“吃螃蟹”的城市,其政策试行或许还需等待国家性《办法》出台后做出适时调整。孙建平表示:“交通部的方案全部下来之后,我跟程维说过全部按照交通部的方案来做。”
在分析人士看来,这次专车牌照“破冰”虽然只是上海市的地方行为,具体关于车辆、司机以及合规性的标准仍显宽泛,并不代表国家即将出台的政策规则。不过这也将可为后者提供借鉴。同时,此举表示滴滴快的与上海监管方面合作的成熟,与其他地方政府合作进程必然也将加快。
开抢牌照资源
专车合法化首只靴子落地,行业众多“玩家”发力牌照资源。在互联网分析师于斌看来,按照一视同仁原则,上海试点管理方案公布后,符合条件资质的专车企业平台,均可按程序向上海市政府申请“约租车网络平台经营资格许可”。
易到用车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上海模式”允许符合相应条件的车辆接入网络约租车平台,这是经济新常态下上海政府的创新之举。易到用车将在第一时间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平台许可。神州专车方面也表示将会主动申请相关牌照。
与上述专车企业不同,具有外资背景的Uber昨日则宣布,正式入驻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达21亿元,并称已经准备材料,将在第一时间申请专车平台牌照。
张旭对北京商报记者坦言,不难看出,Uber也正紧锣密鼓地为迎合国内政策而做出努力。不过,滴滴快的获得上海专车运营牌照、Uber进驻上海自贸区等两个事件,并不会对如今的市场格局造成多大的影响,未来趋向如何还需要继续观察,其他专车企业是否会有机会获得牌照还不能判断,但是面临的压力是明显的。

图片 1

相关文章